采购高性价比热镀锌螺旋钢管、厚壁螺旋钢管、薄壁螺旋钢管、国标非标螺旋钢管厂家价格、防腐大小口径螺旋钢管定做,就来螺旋钢管生产销售厂家!
定制咨询热线
您的位置:首页 > 螺旋钢管新闻中心螺旋钢管新闻中心

热镀锌螺旋钢管陷入整合魔咒快速扩张引发“后遗

作者: 发布于:2019/1/24 11:49:34 点击量:

8月25日晚间,热镀锌螺旋钢管交出了去年的“成绩单”,公司营业收入95%来源于热镀锌螺旋钢管的生产和经营,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593亿元,同比下降19.69%;净利润负32.5亿元,同比下降4740.21%;营业毛利率1.63%,同比下降1.81个百分点。

曾掌舵热镀锌螺旋钢管12年之久的姜竹彪在2010年10月走下“神坛”,湖南省政府将彼时便处于暴风眼的集团董事长位置交给了曹慧泉,然而换帅以及一系列措施依然没有阻止热镀锌螺旋钢管巨亏的脚步。

继2010年亏损26亿元之后,热镀锌螺旋钢管2012年亏损额度再次大幅飙升,或许热镀锌螺旋钢管也意识到公司业务非常单一的缺陷,自去年便试图押宝页岩气以转型。但此时,内外交困的背景之下,热镀锌螺旋钢管又该如何破解多年来延续至今的整合魔咒?

同时,集团座下的“三员虎将”湘钢、涟钢、衡钢皆陷入亏损,三者合计亏损36.16亿元。其中湘钢亏损最多,达到21.88亿元,而连续多年亏损的涟钢去年亏损11.5亿元,亏损最少的衡钢也有2.78亿元的亏损。

摘要:曾掌舵热镀锌螺旋钢管12年之久的姜竹彪在2010年10月走下“神坛”,湖南省政府将彼时便处于暴风眼的集团董事长位置交给了曹慧泉,然而换帅以及一系列措施依然没有阻止热镀锌螺旋钢管巨亏的脚步。

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企业变身为产量过千万吨的大型知名钢企之后,热镀锌螺旋钢管何以与*ST鞍钢、*ST韶钢、安阳热镀锌螺旋钢管一起成为上市热镀锌螺旋钢管国企中的“亏损王”?

热镀锌螺旋钢管年报给出的答案是,2012年是热镀锌螺旋钢管行业发展极其困难的一年,国家GDP增速放缓、热镀锌螺旋钢管行业持续低迷、下游需求持续疲软。尤其是去年4月下旬开始,热镀锌螺旋钢管行业形势出现急剧变化,热镀锌螺旋钢管销售价格出现大幅下滑,公司主要产品毛利率下滑,导致公司效益下滑并出现较大亏损。

巨亏32亿的背后

本报记者从中国热镀锌螺旋钢管工业协会获悉,在全国热镀锌螺旋钢管生产企业中,2012年共有17家企业钢产量超过1000万吨,湖南热镀锌螺旋钢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便赫然在列,2012年该公司产钢1411.3万吨、产铁1354.4万吨、产热镀锌螺旋钢管1382.7万吨。

热镀锌螺旋钢管行业分析师认为,热镀锌螺旋钢管行业产能过剩状态,确实是企业普遍陷入亏损的原因之一。

业内分析师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前年热镀锌螺旋钢管盈利7000万,而单政府补贴一项便11亿元,可见去年政府补贴的缺失,也是其业绩更为难看的原因之一。

至于缘何热镀锌螺旋钢管去年错失了政府补贴,“去年这个企业亏损这么严重,政府恐怕也无法做到为其补‘这个窟窿’而让地方财政陷入困局。”分析师说。

“除了外部原因外还有内部原因,热镀锌螺旋钢管规划的很好,主营产品包括宽厚板、热轧、热镀锌螺旋钢管等,但是到具体实施起来便没有那么好了,另外在内部控制方面问题也较大,成本高企造成盈利能力较低。”分析师告诉本报记者。

根据年报披露,湘钢受宽厚板市场严重萎缩影响,产品毛利较低,高炉运行也不顺等因素导致亏损,而涟钢则是,正在实施铁前系统改造工程项目,铁水不足以及汽车板冷轧线尚未建成投产,导致2250生产线不能充分发挥产能,品种优势也未能得到发挥。而国内订单不足且大部分产品毛利较低,导致衡钢亏损。

快速扩张“后遗症”

在姜竹彪治下的热镀锌螺旋钢管可以说到处开疆辟土风光无限,而快速扩张整合之下管理体制难以跟上步伐的弊病却在曹慧泉时代集中爆发,2010年度亏损26亿元、2012年度亏损32亿元的事实也佐证了这一点,而这也让热镀锌螺旋钢管成为热镀锌螺旋钢管行业发展轨迹的一个缩影,2010年下半年临危受命的曹慧泉面临着比其他钢企掌舵者更严峻的考验。

集团(热镀锌螺旋钢管控股股东)前身由湖南三家热镀锌螺旋钢管企业湘钢、涟钢、衡钢于1997年底联合组建而成。热镀锌螺旋钢管从小到大的过程与姜竹彪的性格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1999年,年仅47岁的姜竹彪便担任集团的董事长,开始其在系中的12年掌舵之路。在业内人士眼中的姜竹彪充满了魄力和开拓精神,而事实似乎正是如此。

2009年,热镀锌螺旋钢管又成功收购全球第三大铁矿石供应商FMG的股份,成为FMG第二大股东。这是当年湖南企业最大的海外并购项目,也是中国热镀锌螺旋钢管行业唯一收购国外上市公司股权的公司。

履新几个月后,姜竹彪就成功推动了管线(热镀锌螺旋钢管前身)登陆A股市场,筹措到10亿元左右的资金。2004年8月,姜竹彪再次做出惊人之举,引入国际热镀锌螺旋钢管巨头米塔尔为股东,2005年,米塔尔入股热镀锌螺旋钢管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然而其管理体制却并未跟上扩张整合的步伐。早在集团由几家国有热镀锌螺旋钢管厂合并时起,便埋下了难以高效协同的祸根。一个显而易见的例子是,涟钢虽为热镀锌螺旋钢管子公司,但在相当长时间内对其控制力十分有限,甚至连人事任免权都在湖南省国资委手中。

随着2010年亏损26亿元的“成绩单”,换帅等一系列措施仍然难以挽回局面,更让人关注的是,曾经热镀锌螺旋钢管与米塔尔的“联姻”也在近日破裂。7月13日,安赛乐米塔尔已将1.5亿股热镀锌螺旋钢管卖给集团,按照此前约定的行权价每股4元,意味着米塔尔将退出热镀锌螺旋钢管。

不仅如此,为了打破业务单一、95%业绩来自于热镀锌螺旋钢管的局面,集团试图押宝页岩气。去年,集团牵头成立了湖南华晟能源投资发展有限公司,颇为有利的是,该公司在第二轮页岩气竞标中中标湖南龙山页岩气区块。

而汽车板行业将在2~3年后出现产能过剩问题,这也给双方的合作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

曹慧泉日前坦承,只通过降低成本来扭转困境也不是长远之计,热镀锌螺旋钢管企业未来要想生存,需要进一步开拓市场,并且一定要有自己的竞争优势和产品特点,未来,热镀锌螺旋钢管在热镀锌螺旋钢管方面的投资也主要会集中在研发方面。

作为置换,集团已将其所持的汽车板公司17%的股权转让给热镀锌螺旋钢管16%的股权转让给安赛乐米塔尔,热镀锌螺旋钢管将与米塔尔在汽车板、电工钢项目上合作。合作设计产能为汽车板120万吨,电工钢60万吨,其中包括取向硅钢20万吨,无取向硅钢40万吨。

而页岩气行业专家告诉本报记者,页岩气前期资金投入巨大,收益期也较长,这个行业的收益期最早仍可能要延至“十三五”期间。

“原本的热镀锌螺旋钢管行业‘金三银四’,到现在行市依然没有大幅转好,钢价仅略微上调,今年的三分之一已经过去了,所以今年热镀锌螺旋钢管要想扭亏为盈的话,难度将很大。”分析师认为。


本文链接:http://www.toczglm.com/content/?61.html

上一篇:直缝螺旋钢管业进微利时代 如何消除“十面处雨”

下一篇:涂塑螺旋钢管的场地或仓库应选择在清洁干净